• 是时候了

    2010-06-25

     
    答应我 忍住你的痛苦 不发一言 穿过这整座城市 ——海子
  • 2010-06-20

     

    《禮記//經解第二十六》記載:

    “孔子曰:入其國,其教可知也。其為人也溫柔敦厚,詩教也....故詩之失,愚;書之失,誣;樂之失,奢;易之失,賊;禮之失,煩;春秋之失,亂。其為人也,溫柔敦厚而不愚,則深於詩者也。疏通知遠而不誣,則深於書者也。廣博易良而不奢,則深於樂者也...."

  •  
    你是富有的
     
    贫乏的我
     
    会更努力
     
    继续生长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不知归路

    2010-06-19

     
    一直一直一直......
  •  
     

    这篇文章写给我的爸爸.

     

    我的第一部手机,是大学时爸爸送的,三星,两千几,当时算非常贵,我用了4年多,残机还保存得很好.

    爸爸的号码当时在我手机的名字:系豆豆.(广州话称爸爸为老窦,简称老豆.)现在,手机上,爸爸的名字省略成:爸.

    他的号码我都记得.

     

    当没办法叫出那个字,这个字或许就成为你身上的痔

     

    我不知道爸爸有没有喊出过这个字,毕竟爷爷在他6岁就过身了.我们只能在祖屋大厅中看到爷爷留下的字画.

    当爸爸成为别人的半边仔(别人的女婿),我记得他叫公公为"阿叔",叫婆婆为"阿婶".有必要解释一下原因:我公公在家排行第三.按古代,大儿子为:伯,二儿子为仲,三儿子就是叔.比如,孔子字仲尼,他是他爸爸第二个儿子.

    其实,我爸爸也是爷爷的第三个儿子.

     

    公公在我初二暑假时过身.永远停在72岁,是肺癌.他有3个儿子,5个女儿(其实是6个,1个女儿夭折),人生最后5年都跟着儿子们在深圳过.病了之后,回花都住院.只有我妈和爸爸,几乎每天都去探望.最后的那一天,他坚持要回乡下并和我们告别.他是到了祖屋才咽气的.尸体向西,是安详的灰色.之后的葬礼.是我爸爸担幡买水.要扛着青竹,赤脚,从祖屋走到山上的墓地.本来,这个事情应该由大舅去做.但最终走在前面的是我的爸爸.

    我们一行百多人,就跟着爸爸的竹子翻过那座山.或许,爸爸同时也在送爷爷一程.

    那天天阴.

    那年暑假,我患咳嗽,足足百日.(待续)